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好看的都市小说 -> 都市言情 -> 新扎师妹

美人鱼诅咒杀人事件 第十七章 各种提示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第十七章 各种提示


牧灏靖左手抱着黑球,右手拉着易木皊,快速的向停放秦布瑞尸体的小房间走去。


黑球似乎知道他们两个没有恶意,所以十分乖巧的配合着,不叫也不闹,乖乖的窝在牧灏靖的怀里。


“牧灏靖,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?”


“喊声老公就告诉你。”牧灏靖坏笑的回过头看了易木皊一眼,一脸满足的模样。


“那我不要知道。”易木皊有些羞涩的看着他,总是喜欢做些强人所难的事情。


牧灏靖将她一拉,用力的扯进怀里


“怎么,现在想逃?来不及了。”


“喵”黑球似乎很自觉,从牧灏靖的怀里轻松地跃下,也不乱跑,只是慢慢地跟在两个的身后,走着优雅的正宗猫步。


“别胡闹”易木皊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,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,竟喜欢在破案的时候开玩笑。


“小易,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吗?”牧灏靖拥着易木皊突然说道


“害怕什么?”易木皊有些不解的看着他


“在李赟救你的时候,我居然能强烈的感受到他对你的好,我很害怕,怕你那个时候才发现,心里喜欢的不是我。”


易木皊一愣,蓦地抬头


“我让你这么没有安全感吗?”


“不是没有而是我真的太在乎你,如果到头来,你发现自己不爱我,或者更爱他,是不是连想死的心都有了”


“杞人忧天”易木皊白了他一眼,心里却觉得暖暖的,牧灏靖平时只会表达他对自己的爱,却从不表达他的担心,他的害怕,这样的深沉的体贴,让她很感动。


“喵”身后的黑球又叫了一声,似乎对两个人磨磨唧唧,磨磨蹭蹭感到非常的不满,说好是出来做正经事的,怎么又变成打情骂俏,花前月下了。


易木皊还踌躇着要不要给牧灏靖一个小小的承诺,却看见牧灏靖已经打开了房间的门,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,比外面这零下的温度还要令人毛骨悚然。


牧灏靖率先进屋,麻利的打开灯。这个房间是他挑选的,其中一个好处就是灯光够亮,以免晚上来这里的时候,小易会害怕。


“要让我看什么?”易木皊看着牧灏靖揭开秦布瑞身上的布,好奇的问道


“我们判断秦布瑞的死亡时间实在你洗澡的时候,因为水龙头里有鲜血流出,事实上也的确可以这样分析,尸体如果长时间****在空气中,血液就会凝结,也绝对不会再流入循环水道之内。但是,根据那对俄罗斯夫妻的口供,这只黑猫在七点之前就已经回去了。”


“那又有什么问题?”


“问题就在于,秦布瑞脸上的猫爪印是死后造成的。”


易木皊眼睛一瞪,有些惊讶的看着他


“你确定?”


“我当然确定”牧灏靖点点头“那个时候尸体上半身冻得青紫,下半身又被热水烫红,一时间无法辨别,但是在我第二次验尸的时候,伤口的情况就很清晰了,我房间的法医书你看过那么多,自然也不需要我解释。”


“那…那,也就是说,秦布瑞的死亡时间有可疑,而剩下那些的不在现场证明都可能没用。但是,你又怎么解释我的的确确看见血呢?难不成是我花了眼?”


“当然不会是我亲手帮你擦的,难道我连血都分不清,何况,你的皮肤那么白,红色的….”


“闭嘴”易木皊嗔怪的看着他,说着说着就又没有正经了“看来,如果想要知道真相,就必须去一趟水库,明天一大早,我…”


“我什么我?”牧灏靖看了她一眼“这种事情,自然交给我像你这么没有运动细胞的家伙,不适合做这种粗活。”


“知道你对我最好了”易木皊难得撒娇,倚在他身边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。


“喵”黑球又叫了叫,咬着易木皊的裤腿。


“怎么了?”易木皊好奇的蹲下身子,转念一想,黑球是俄罗斯的猫,肯定听不懂中文,便立刻用双手托住下巴,做出一个什么都不知道表情。


“喵,喵”黑球又叫了两声,向前走了几步。


“它是不是让我们跟着走啊”易木皊有些呆愣的征求牧灏靖的意见。


黑球似乎并没有理会后面那两个人,自顾自得在雪地里穿梭自如,越走越快


“它到底要去哪?”易木皊纵然觉得莫名其妙,还是跟着来了。


“这个地方,我好想来过”牧灏靖看了看周围的环境,有些纳闷的说道,果不其然,再往前走几步,就到了城堡的围墙边“这里,就是脚印消失的地方。”


“脚印消失?”


“对,当晚我和洛依曾经出来查探过,发现凶手并没有刻意隐藏痕迹,但是,脚印到围墙处就消失了,害的洛依还担心了一会。”


“黑球是不是想告诉我们什么?”


易木皊看着黑球走到墙角处,突然纵身一跃,它的跳跃力很强,一下子就跳出好几米远,接着,又迅速爬上旁边的一棵树,躲在树叶当中静静地看着他们。


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
牧灏靖看了看墙角,又看了看树上的黑球,顿时恍然大悟


“黑球是不是想告诉我们,那个人利用某种方法攀到了树上?”牧灏靖一边说一边比划道。


“有可能吗?”


易木皊看了看树和墙根之间的距离,觉得牧灏靖这个说法并不是不可行。


“如果是你,可能性不大。”牧灏靖有些嘲笑的说道“但是摆着屋子里的任何一个,都有可能办到这件事情。要看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,只要让程蓁过来看看现场环境就知道了,不然,要他这个鉴证人员有什么用?”


“那赶快走吧”易木皊有些急切的说道“我也想早些破案,这样,洛依就能快点实现他的梦想了。”


“那我的梦想谁来实现?”牧灏靖开始可耻的卖萌。


黑球看着又腻味起来的两人,淡定的喵了一声,便转身离开了,人类,果然是奇怪的东西。


为了安全起见,在香槟的提一下,大家决定两个人一组睡在一起,相互也好有个照应。所以,当这两个人回到古堡的时候,大堂里的人已经散得差不多了,每个人都为了这些事情疲劳了数天,也难免身心俱疲。


“小易警官,还没睡啊”希雪拿着盆和一个塑料袋从楼上走下来“真是辛苦你们了,出来度蜜月还要为案子烦神。”


“没什么,这是我们应该做的”易木皊笑了笑


“对了,如果可以的话,请尽快找出杀他们的凶手,一定要将那个人绳之于法。”


“希雪小姐,刘小姐抢了你的男朋友,你的心里没有半点怨怼吗?”易木皊对于她的诚恳有些好奇。


“怨恨当然是有啦,毕竟是被自己的好朋友背叛,可换句话说,你也会认清很多事情,就好像这次的事情,让我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,感情这回事啊….”


希雪正准备夸夸其谈,却一不小心对上了牧灏靖那张脸,再好的兴致也立刻没了。这个家伙虽说长得英俊帅气,与那电影明星都不遑多让,只可惜,这幅冰冷的模样,看着就让人觉得慎得慌,怎么看都像是刚放出来的。


“哎呀,不好意思,我怎么和你说起这个了呢,总之,我不恨她,还有些感谢她呢”


她的突然恐慌,易木皊也看在眼里,有些不好意思,毕竟牧灏靖吓着人,也有她的责任。


“这么晚了,你就不要到处乱跑了。”易木皊好心劝道


“不行啊”希雪抓了抓手臂“我这个人啊,一天不洗澡,浑身都难受房间里浴室又不能用,所以,我和香槟先生说好,去后厨的一个开水间洗澡。”


“是啊”易木皊点点头“我到现在都觉得慎得慌,看见浴室里的莲蓬头都浑身发毛。”


“哎,我告诉你,遇见血的确是恶心,我居然还在浴室里洗出一身的灰,你说夸不夸张?简直就是越洗越脏。


“不会吧“易木皊皱着眉头看着她


“怎么不会?就是秦布瑞死的那天晚上,大概七点多钟吧,我去浴室里洗澡,总觉的这水洗在生疼,看了看,落下来的水还搀着泥石,你说我是不是当时就要抓狂?要不是没穿衣服,我就冲出来揍人了。后来秦布瑞的出事,害的我都忘了这件事情。”


“按理来说不会啊”易木皊有些疑惑的说道“我听香槟先生说过,这水库里的水都是专门从外面运来的,应该很干净,怎么会有泥啊”


“谁知道呢”希雪说道“算了,我也没什么可斤斤计较的,哎,你要不要和我一起洗?咱么俩也好有个办”


有沙石?易木皊托着下巴仔细想了想,总觉的有什么地方疏忽了。


见小易没有搭话,希雪那恶作剧的性子又上来了,坏笑道


“我知道了,你们夫妻两个不会是想洗鸳鸯浴吧”


“希雪,你的房间在哪?”易木皊大声吼道


“那个…那个…”希雪一愣“二楼,左拐第二间。”


易木皊拔腿就跑,冲着希雪的房间出发。


“喂,我是开玩笑的不要拆了我的床,我还要睡….”
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

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

复制本书地址,推荐给好友好书?我要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