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好看的都市小说 -> 网游竞技 -> 阿拉德的不正经救世主

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一言“创世”!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月轮山脉·月曦山
夜林身姿挺拔,高傲立于山巅,颇为玉树临风,一抹淡淡的笑容在嘴角扬起,貌似从容且自信。
神树无轩的虚影降临,枝叶繁茂摇曳,簌簌作响,飘逸一圈青辉蒙蒙,他四周已然百花烂漫,自成一方小世界,不被混沌领域影响。
夜林气势和力量都在迅速拔高,双眸炽烈,气血如熔炉,挺拔的身躯所散发的光芒宛若一轮烈阳灿烂照耀。
一瞬间的微妙联系感,他似乎隔着遥远的次元和时间,与凶兽混沌达成了对视。
堂堂远古四凶兽之一,与四灵能够媲美的强大存在,怎么可能会没有灵识呢,甚至可以说抵达了这个级别的存在,就不可能是愚笨粗傻之流。
“果然,因为你原本非善非恶,所以你不会有意识去收敛你的领域,因为那是怜悯,那是善。”
冥冥之中,在其他人看不到的天空,忽然睁开两轮曈曈血目,煞气如天河倾泻,席卷大地,让夜林微微打了个寒颤。
凶兽混沌应该是一种高高在上,麻木单调的中立姿态,然而由于其它三只凶兽的影响,现在的混沌已经不是非恶非恶,而是刻意造成灾难的“大恶”!
就好比一道魔法咒语,本来咒语没有对错,正邪之分,但却有邪恶魔法师用其行残杀之道,伤人性命,那么其意义就成了恶咒。
撑爆混沌领域其实一直都不是最关键的难题,重中之重是如何寻找到凶兽的本体,斩草自当除根。
两轮血目象征着混沌的威严注视,它有意识,而且智商很高,夜林给它带来了某种强烈的危险感,所以才注目冷视。
虽未出声言语,但敌意尽显。
但却也是因此,省却了夜林很多麻烦。
眼看差不多了,于是夜林轻轻开口,声音不大但却有一种黄钟大吕的庄严,道:“四凶之混沌,你已经死了!无边宇宙,根本就没有混沌。”
声音清朗,振荡起一层肉眼可见的波纹涟漪,以夜林自身为中心,飞速扩散至四面八方,通达天上地下,无一不至,回响阵阵不绝。
沉寂……久久无声,让人一度怀疑他是在做什么。
噗~
夜林脸上陡然一白,张口喷吐一道血雾,他的皮肤和血肉惨然开裂,鲜血流淌如注,灵魂精神更是遭受巨大的重创,如阳的双目暗淡了下去,气息开始萎靡。
无轩本源喷薄出浓郁的生机,快速修复着他的伤体,神树虚影撒下治愈的光点,太初的权能在显露它至高威严,花草烂漫的小世界刮起了清新绿意的风。
他身边所诞生的一切,才是真实世界应有的风景。
“你不过是一道他人突发的臆想,睡梦中的彷徨,大梦一觉游览三千世界,混沌只是我脑海中一只翩然起舞的蝴蝶,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,一切幻想便戛然而止,清醒自我,万物无存。”
他口中咳血,状态低迷,唯独神色和声音却愈发振奋,直至于酣然狂笑……独自立于山巅,傲然潇洒,气势非凡。
通过天象镜遥望观测的人被震撼了,虽不知夜林在以何种方法对抗混沌,但他仰天放浪,大笑不羁,一览众山小的伟岸气度,深深令人低头折服,发自内心的生出一种“天下英雄,无人可出其右”的长叹。
咔嚓~!
神树小世界外围,伴随着一道清脆声响,陡然开裂出许多细密斑驳的虚空裂缝,从裂缝中吹拂出一丝寒意冷气,夹杂着细碎的雪沙,夜林窥到一抹美丽雪景。
混沌领域,被他几句话给呵斥碎了?!
“怎么回事……”
围聚在天象镜附近的人深深惊骇,眼里再差的人也看出了一二分门道,在他们的相反视角看来,那些裂缝中惊鸿一瞥的石头苹果树,火焰河流,都是现世绝不存在之物。
“咳~”
夜林双眸布满血丝,额头青筋暴起汗水如雨,皮肤裂开又痊愈,重复不止,浑身模样犹如恶鬼,狰狞可怖。
但无一人去嘲笑他的模样,心头涌起的只有一种深深的敬意。
“武道无极……但或许,应该给自己竖立一个追求的目标?”有修炼者喃喃,尊敬拱手作揖,向着月轮山的方向。
……
有没有什么东西,其属性是固定存在,混沌也不能将其模糊和逆转的呢。
夜林先前一直迷惑于会不会是某种足够神秘“物质”,但仔细想来,无论是天界科技难寻的暗物质还是反物质,都可以在虚无之境宇宙肌肉佬那里找得到。
他有幸得元素女神普希娅认可,继承了至高的杀伐性权能,符合条件下的巅峰一击,可横跨次元无视时间,屠神灭魔,引爆千万星河。
至于创造一些具有神奇效果的“新元素”,比第六元素更深奥的第七,第八什么的……也完全可以实现。
换个说法,假如伟大的意志卡洛索状态完整,形体归一,他更能轻松实现一些匪夷所思,违背常理的事情……诸如太阳西处东落、世界树上长满了权能果实、三皇女有D杯等等……
他为此迷茫过……直到想起墨梅曾以念帝之名誓言守卫虚祖,并深刻履行承诺,她坚韧不屈的意志和信念,给了他一丝最关键的灵感。
善与恶,清与浊,看似对立但却又能互相转化,伪装者曾经也是人类。
却有一种东西其属性自始至终是固定的……就是带有事件性质的“谎言”与“真语”。
谎言的概念,是指在知道某件事情事实的前提下,以欺骗为目的而说出的话,它的属性在此时此刻是永恒虚假的,其概念性质注定了其必不可能被辩证为真。
比如第一个人故意说谎,说“我中午的饭是米饭”,但其实吃的是“包子”,那么此时此刻,有另一个人想要对其揭露……
“他中午的确是米饭”,等于两个人一同说谎,“他吃的不是米饭,其实是包子!”……第二个人是真话,第一个人的话仍旧是谎话。
纵然是一些善意的谎言,也同样适用,“我只是感冒,没关系”(其实是癌症,很有关系),无论被别人揭穿与否,这句话本质都是谎言。
而且“谎言”的首要前提,是已知某件“既定发生”的真实。
就算有大能存在可以逆转时空,强迫第一个人中午饭吃的是包子,那么在这个人存心说谎的情况下,历史被影响,内容也会发生变更“我吃的是米饭”。
这是一种固定且无法修改的属性,只要确定某句话是谎言,那么就无法反转谎言本身的“虚假”属性。
犹如莫比乌斯环,是一种看似两面区分,但实则无限循环的属性。
“说真话”,也同样应用于这其实简单又质朴的道理。
至于“我明天要吃包子……”这类的语言,属于预言宣告,才会发生真与假纠缠,难分清晰。
此刻的谎言就是谎言,真语就是真语,它们的本质清晰明了,完全不被“混沌”所影响和左右。
不需要什么惊世骇俗的超凡物质,文字之中暗含永恒,就足以打破“混沌”的概念。
夜林朗声否定了混沌的存在,认为其只是一场睁开眼睛就会清醒的梦,这是一句假话,谎言。
那么纵然混沌领域有着属性逆反能力,也不可能去否定夜林的“虚假”属性。
如果混沌想把这句“抹杀宣言”认可成真的,那么它自身就必须消失……即使它无动于衷,混沌的概念也会破碎。
因为混沌的概念之中一旦诞生“永恒”的属性,就会由一生二,阴阳衍生万物。
遥想太初时代,伟大的意志在创世伊始,将自身的另一面认定成邪恶阴暗的一面,剥离,放逐到宇宙。
可是太初时代文明之火未起,智慧生灵未生,光与暗全部没有谁来需求,又何来善恶之分?是谁来定性的善恶,真假?
是伟大的意志!
夜林故而是在试着模仿太初时代的创世,在混沌之中对真假善恶进行定性,一言蕴含永恒,混沌便拨云见月,清晰明了。
可惜因为凶兽混沌的领域终究不是宇宙的混沌,少了很多东西,夜林没法借此验证更多,比如真正创造一个世界什么的。
当然,普通人的谎言,对混沌是不会产生任何影响的,因为凶兽解决不了问题,却可以虚化……轻松解决掉出问题的家伙。
但夜林以太初无轩的神圣权能进行加持,其巅峰姿态做出的“宣言”,已经具有类似于“帝令”,但明显还要更加强大的超凡能力,达到完全不弱于凶兽混沌的水平,使得虚化能力也对其无效。
显然,他还是失败了,自身承受起剧烈的反噬,躯体开裂,血流如注,精神损耗极为严重。
但另一种意义上来说他成功了,被动产生的混沌领域既不能虚化,也不能粉碎他宣言中的“永恒”,从而陷入了无穷矛盾,继而彻底崩碎。
而且一言宣告对他的感触很大,境界有一大步精进。
就在混沌领域崩碎的刹那,虚祖大地传来多方异动……
红色丛林
一只浑身燃烧着灿烂金色火焰的老虎从天而降,它肋生火焰双翅,红辉如霞,怒啸时震彻山林,烈焰利爪锋锐无比,一击便在蛇尾独目牛(蜚牛)身上开裂出深可见骨的伤痕。
墨梅惊讶,她从这只神兽身上感受到了些许共鸣,她的念气居然开始像妮娜一样,不,要更强,燃烧起了熊熊神焰,威力涨了一大截。
七金山东部,一只羽毛青红二色,独足白喙的神鸟盘旋天际,鸣声清脆,掀起滔天青炎,把百万黑鸦尽数焚烧化为虚无。
深处,大地开裂,金霞冲天,一只浑身金光灿灿宛若神明的狻猊出现,张口吐出一道正气金雷,击碎了黑鳞巨蛇的两颗头颅。
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

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

复制本书地址,推荐给好友好书?我要投推荐票